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优发国际 优发国际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世间感动 > 狗娘

狗娘

时间:2018-07-01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小时候,我的名字叫狗伢。原因是在我出生那天,父亲带回了阿黑阿白两条狗,阿黑在当晚就生了八只狗崽,而母亲生下了我。
  
  那时候父亲在镇上教书,母亲住在乡下。父亲是在母亲生我的那天赶回来的。镇上没有汽车,他就骑单车回来,天亮出发,天黑才能到家。从镇上到家里有好几十里山路,父亲知道母亲辛苦,用借来的钱买了几块猪骨捎回来。经过一片松树林时,父亲停下车想撒泡尿。阿黑阿白突然窜了出来,一前一后地盯着他。父亲初时以为是狼,害怕得很,看清楚了,在摇尾巴,才知道是狗。他松了口气,丢了两小块猪骨过去,它们就屁颠屁颠地跟着父亲车尾,跑了几十里山路,来到了家中。
  
  那天晚上,母亲和阿黑同时分娩。父亲就和阿白同一天做了爹。
  
  母亲常和我说,我是阿黑养大的,阿黑是我的半个娘。那时候家里穷,可以吃的东西不多,母亲本就身子弱,生下我,没有几天,奶水就断了。我出世三个月,皮黄骨瘦,像条蔫了的小黄瓜。邻里乡人都劝母亲把我丢了,说这孩子长不大,是注定要夭折的。母亲很伤心,她怀胎十月才生下我,我是她的心肝儿。于是她喂我喝阿黑的奶。阿黑的奶水很多,它喂饱了八只崽后奶子还是胀鼓鼓的。
  
  我奇迹般地没有死去。我喝了阿黑的奶,阿黑就把我当作了它的儿子。
  
  (二)
  
  阿黑很疼我,它疼我甚至超过了疼它的狗儿女。它时常跟在我身旁,我玩耍的时候,它就趴在一旁看着我,像母亲看着儿子,眼里满是温柔的颜色。我的手上脸上沾了尘土泥巴,它马上伸出舌头帮我舔去脏东西。我长得瘦小,村里的孩子时常会欺负我,这时阿黑就会狂吼着扑上去,直把那些欺负我的家伙吓得抱头鼠窜,哇哇大哭。
  
  在我三岁那年的夏天,故乡发了一场百年罕见的洪灾,乡里人都说,那是江河的龙神发怒了。依稀记得那年的暴雨,没完没了的下,几天的工夫,暴涨的江水就已没过了河堤。
  
  那天晚上,我从熟睡中惊醒,只听得四周水声隆隆,四面八方都是呼天抢地的哭叫声。母亲从床上把我抱起,加入惶恐奔跑的人群。没跑几步,身后就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四周已变成了一片汪洋。
  
  奔腾的巨浪把我从母亲的怀里夺了过去。只听得母亲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可我没有死,我竟然再次奇迹般活过来了。这次救我的,还是父亲带回来的大黑狗,那条用它的奶水把我养大的大黑狗。
  
  母亲说,她被人拉上营救船时,已经绝望了,但就在这时,她看到了远处缓缓游过来一个黑点,黑点渐渐游近了,发现竟是家中的阿黑。它奋力把头抬出水面,嘴里死死叼着一个小孩,那个小孩就是我。
  
  当母亲饱起我的时候,阿黑已经瘫软在河里了,它为了救我,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母亲一把将它从河里捞起。它伏在甲板上,艰难地喘着粗气。母亲摸着它湿淋淋的头,眼泪就涌出来了。阿黑那时有了第二窝的狗崽,一共九个,
  
  它的九个孩子都没有活过来,可母亲唯一的儿子却活了过来。
  
  (三)
  
  我慢慢地长大,终于要上学了。那天晚上,母亲帮我缝了一只碎花布的小书包,我高兴得睡不着觉。就在这个初秋的夜里,阿黑发出了痛苦而幸福的叫声,生下了她的第三窝狗崽。
  
  清晨,我早早起了床,高兴地背上新书包上学。阿黑见我出门,挣扎着站起来,跟在我身后。它刚生完小狗,屁股上还湿沥沥的满是血,我摸摸它脑袋,告诉它我要上学,不必跟着来了。可它听不懂,摇摇晃晃地跟在我身后,直把我送到学校的教室里。
  
  它的血把教室弄脏了,老师很是不满,在课堂上狠狠批评了我,我很委屈,也恼恨起阿黑来。岂料放学的时候,它又站在了教室外面,我知道它是来等我下课的。我上学第一天就受了批评,又被同学嘲笑,心里懊恼不已,冲上前去狠狠地瞪着它,大吼一声:“滚回家去!”阿黑一双乌黑的眼睛望着我,满是惊讶和惶恐。我丢下它,抱起书包就往家里跑。
  
  第二天上学,它没有再跟来,看我的眼神也怯怯的,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快要放学的时候,我往窗口张望,它依旧没有来,我望着静寂的操场,心里空荡荡的。
  
  (四)
  
  又过了两个月,由于成绩不好,学校要求我补课。补完课的时候,天已经发黑了。我背起书包往家里走。学校离我家甚远,中间要经过一片树林。我走了一会,前面突然窜出两个人,我认得他们是高年级的同学,住在邻村。他们一上前就揪住我的头发,喝令我把书包里的文具都给他们。我大声叫喊着,抱着书包不放,这些文具是母亲用血汗钱买来的,怎么能给他们呢?
  
  我死活不给,他们就恶狠狠说道:“你再倔!你再倔!老子今天就废了你!”说完,雨点般的拳头落在我头上身上。
  
  就在这时,林子突然传来一声狗叫,阿黑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我当时就呆住了,不知道它如何得知我被人欺负的,或许这些天来,它一直在偷偷地跟着我,保护我?它疯狂地扑向那两个欺负我的学生,露出雪白的牙齿向他们咬去。他们吓得撒腿就逃。阿黑没命地在他们身后追赶。我赶忙唤住了它,阿黑停了下来,可双眼还死死地盯着那渐去渐远的两个身影。
  
  那天晚上,我把母亲做给我吃的肉骨头都给了阿黑。它舍不得吃,把骨头叼给了小狗,然后站在那里,摇头摆尾地看着我,很高兴的样子。
  
  (五)
  
  岂料麻烦事就这样来了。
  
  那是第二天的傍晚,我放学回到家,看见一个女人正在我家吵闹,原来,她就是那天阿黑咬伤的那两个高年级学生的母亲,她是来讨汤药费的。
  
  善良的母亲把她仅有的一些积蓄拿出来,又左邻右里地借了一些,还是不够。她叹了一口气,摸着阿黑的脑袋道:“阿黑,只有把你的狗崽卖掉了。”
  
  阿黑似乎听懂了母亲的话,狗崽刚断奶,它是舍不得的。整个晚上,它都在低声呜咽,把它那些狗崽叼来叼去,舔舔这只,又舔舔那只。
  
  第二天,母亲把那窝狗崽带到市集上卖掉了。她走的时候,阿黑双眼发直,默默看着她把狗崽装到竹篮子里。我朝它望去,它的眼睛有些浑浊,里面满是秋天的颜色。
  
  我心里酸酸的,觉得对不起它,待母亲走后,搂着它的脖子就哭起来。阿黑一声不吭,伸出舌头舔去我脸上的泪水。
  
  (六)
  
  又是一个金秋,我考上了高中,要到城里去读书。我告别父母,踏上了离别的列车。在列车刚要开动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狗吠声,我知道是阿黑,我把头从车窗探出,看到它从远处狂奔而来,喉头发出阵阵悲恸的叫声。我看着它瘦小的身影,不知怎的,眼眶就湿了。我怕自己要哭,忙把头伸进车厢里。阿黑看我不理它,就大声狂吠,用牙齿咬着火车。兴许在它看来,是这列黝黑的火车把我带走的,它只要把火车咬烂了,我就不走了,永远留下来陪它了。
  
  我终归还是走了。随着气笛的长鸣,消失在这个桂花飘香的秋天里。
  
  在读书的日子里,我偶尔回一趟家。每逢我走的时候,阿黑都会把我送上车,列车开动,它就吠叫着来追赶。又过了很多年,它老了,跑不动了,就静静站在月台上望着列车启动,直至列车融进远方的晚霞,再也看不到我。再到后来,我工作了,变得很忙。我在那个城市扎了根,我认识了君。后来,她做了我妻子,我们又有了儿子。我再也没有回去过。
  
  父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我,看望他们的媳妇,他们的孙子。我和君劝他们跟我们同住,但每每都被拒绝,他们已经习惯了故乡那泥土的气息。这华灯闪烁的繁华都市,令他们找不到生活的方向。每在这时,我都会向他们询问起阿黑,他们告诉我,阿黑已经很老,老得咬不动骨头了。终于,在一个清明的清晨,母亲又来了,也带来了一个我担心已久的噩耗——阿黑死了。
  
  母亲说,阿黑死的时候很安详。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早上,她刚起床,就有人跑来告诉她,阿黑死了,死在村头那唯一的列车站台上。母亲叫醒了父亲,两人一起跑到车站,看到了阿黑。它蜷在陈旧的站台上,像睡着了一般,头朝着我乘车离去的方向……母亲没有说完,我已泪流满面。
  
  后来我告诉君,这些年里,我经过了无数的站台,看过了无数的风景,遇见了无数的人。然而,我记住的只有故乡那个早已荒废了的破旧月台,和那只一直在等待我的黑狗。君温柔地笑了,抚摸着我的脸。
  
  (七)
  
  凌晨十二点一过,母亲节就到了,我送了一束康乃磬给母亲,同时也写一篇文章,送给我的另一位母亲,那位叫阿黑的狗娘。
推荐内容
  1. 再亲密的人也会有秘密
  2. 真正的英雄
  3. 为你当掉底裤
  4. 蝴蝶只七日
  5. 我的不老姑娘
  6. 恭喜你,所有的动机都成功了
  7. 师姐,我欠你一个表白
  8. 奶羊茜露儿
  9. 那年,谁是你的特别关注
  10. 特克斯的眼睛
热点内容
  1. 母爱,500米
  2. 狗娘
  3. 血乳
  4. 继父泪
  5. 煮了一辈子爱
  6. 半分钟的犹豫
  7. 墙角的父亲
  8. 规矩
  9. 为你把耳朵伸长的人
  10. 谢谢你允我回报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