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丑舅舅

丑舅舅

时间:2017-05-07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其实丑舅舅也不是很丑,就是小时候出天花脸上落了些麻子坑坑。丑在四川话里还有一层意思:他不要脸,脸皮厚,不怕丑。
  
  丑舅舅出生的时候,还是建国前。说生出来时也是一个红头花色的大胖小子,乖得很。可是他生在一个穷人家,好像人一穷就配不上好东西,穷人家连个长得乖的娃娃也不太相配。丑舅舅刚满月,就有算命的上门来,神神秘秘地说:“我夜观天象,你屋头落下一颗星子,这颗星子嘛是神仙降世,但是你屋头喃太穷,塘子小了怕是养不起喔……”吓得丑舅舅他妈一骨碌从产床上坐起来,扯着算命先生的衣襟求他想想办法,然后吩咐丑舅舅的老汉,赶快去把坐月子的鸡蛋炒来给先生下酒。
  
  算命先生长了一张瘦长的脸和一个小小的脑袋,两撇黑亮亮的胡子浸着油搓过。他身材也是瘦长的,一件老蓝布长衫,戴一副圆圆的玻璃片眼镜,整体看上去有点像是一条扬起头来的眼镜蛇。
  
  看着女人慌了神,他眼睛一转,气定神闲地掸掸衣襟,在一条长板凳上落座,但是角度和长度没有掌握好,差点翘倒在地上。大家手忙脚乱把先生扶好。他才正正神,说:“我给你们出个好主意嘛,有个军长,他的三姨太太生了个娃娃,前几天在堰塘里遭淹死了,三姨太太喃想出钱买个娃娃,给整整三百大洋喔!三百大洋啥子劲头!你们这个茅草棚棚嘛直接换成大瓦房噻……”他话还没有说完,丑舅舅的妈坐在床上就大声喊起来:“娃娃他老汉!快来!快来!”
  
  丑舅舅的老汉举着锅铲从厨房跑出来,他正在给算命先生炒鸡蛋,听到婆娘喊,就问:“啥子事?”女人气得脸青面黑:“快点把这个瘟殇算命的给老子撵起走,他要喊老子们卖娃娃!”
  
  这下,举着的锅铲刚才还是炒菜的,立刻变成了打人的,在算命先生的脑壳上敲出一个大包。算命先生捧着那个大包一边往外头跑一边大声呼救:“杀人啦杀人啦救命喔救命喔!”一趟子跑了八丈远,然后惊魂未定地搂着一棵大柳树喘气,等气喘匀了,就开始他擅长的咒骂:“龟儿子的穷狗屎还生儿子,生了儿子养不活,不是打摆子就是出天花……”这头丑舅舅的老汉听见了,刚刚把锅铲放下,抄起锄头又追了出来,算命先生一看家伙升级了,“嗷”了一嗓子,直接一溜烟跑出村,彻底不见了踪影。
  
  三天后,襁褓里的丑舅舅就出天花了。
  
  丑舅舅的妈眼泪汪汪地抱着他,在屋里走来走去,可怜的小丑舅舅一脸红色疱疹奄奄一息。丑舅舅的老汉在屋角里使劲抽旱烟,把烟锅巴在鞋底子敲了敲:“……娃儿他妈,嗯,当初那个算命先生出的好多钱买娃儿喃?”丑舅舅的妈“呸”的吐了一口口水,骂她男人:“狗日的死男人,你是不是觉得还不如把娃儿拿去卖了免得死了啥子都莫得?!唵,老子倒了八辈子霉嫁给你这么个没有出息的卖儿卖女的破落户!”丑舅舅的老汉从屋角摸出一瓶酒,对着瓶子开始喝起来:“婆娘,不是我心狠,是娃儿跟到我们也命苦啊……”女人抱着娃娃放声大哭起来:“哎呀我的丑儿啊,娘的心头肉啊,你出天花娘老子也莫得钱给你医喔,你自己命硬自己好嘛,好了我们好生养你……”
  
  一周后,丑舅舅好起来了,开始叭叭叭吃奶。一双大眼睛骨碌碌转,哪个一逗就笑,完全不知道自己又小又烂的一张脸有多么滑稽。村里人都说这个娃娃命大,必有后福。
  
  但是,丑舅舅不仅命大,而且命硬。
  
  不知道当初那个算命先生是不是下了啥子咒,丑舅舅五岁上克死了他妈,八岁上老汉也得了一场伤寒死了。他一个小娃娃,顶着一脸麻子,壮壮实实又孤苦伶仃地活着,今天这个给口吃的,明天那个给口吃的,混着长大。每个人给他吃的时候,他都活蹦乱跳欢天喜地地道谢:“谢谢婶娘!谢谢爷爷!谢谢幺婆婆!谢谢大姑爷!”
  
  二
  
  村里娃娃一起玩耍,都是娃娃家,在土坡田坎上跑着跳着都是欢蹦蹦的,看不出哪一个有啥不同。谢家二小妹崽最肯跟着丑舅舅耍,丑舅舅比一般男娃娃要手巧,个人过生活的娃娃嘛,啥子都要靠自己。山上的粑茅在他手里几下就能折成一把红缨枪,谢二妹扛在肩头上,晃着两个羊角辫子,笑嘻了:“丑哥哥,你好得行喔!你再给我编个叫鸡子笼笼嘛!”丑舅舅又用麦秸秆秆给她编个小笼子:“走,二妹,我们去抓叫鸡子!”
  
  叫鸡子就是蝈蝈。两个娃娃趴在草笼子里翻开一砣一砣的石头,找叫鸡子。翻开一块旧陶瓦的时候,一只油亮油亮的叫鸡子正搓着腿叫得响亮,一见光,“噌”的跳不见了。丑舅舅一跳八丈高,叫鸡子根本看不见,但是根据他蹦跳的方位,谢二妹知道那也是叫鸡子逃跑的路线,她跳起喊:“丑哥哥加油!丑哥哥加油!”突然,丑舅舅一个猛扎扑在地上,不动了。二妹赶忙跑过去,丑舅舅慢慢起身,双手拢住喊:“二妹,把笼子拿来!”谢二妹连忙把笼子递给他,丑舅舅小心翼翼地把手中那个活物塞进了麦秸秆笼子,递给二妹:“拿去嘛。”
  
  二妹接过那个笼子,里面赫然多了一只威武的大叫鸡子,响亮地大叫几声,好像很懊恼败在了丑舅舅手下。二妹拉着丑舅舅的手摇了摇:“丑哥哥,你好得行喔!”丑舅舅嘿嘿一笑,把马上要流出来的两条大黄鼻涕狠狠吸了回去:“你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捉嘛!”
  
  天擦黑了,村里响起大人们呼唤娃娃家回家吃饭的喊声。二妹听见她妈喊她了,她把叫鸡子笼子递给丑舅舅:“哎呀我要回屋了!我妈不许我和你耍的!你莫说和我耍了哈!”转身就跑了,两只羊角辫子一哒一哒地跑远了。丑舅舅不知道为啥二妹她妈不准二妹和自己耍,为啥子喃?他不明白,他有点生气。
  
  娃娃们一个一个地走了,就剩丑舅舅孤零零地站在刚才玩耍的地方,手里提着那个笼子,粑茅编的红缨枪在地上孤零零地躺着。他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可是没有人来喊他了,他回去也没有人了。红缨枪不要了,他提着叫鸡子笼子,慢慢走着,顺着村里的土路一点一点走,小脚板丈量着地。看见人家吃饭,他就站在门口,他是等着人家看见他,叫他进去呢。笼子里的叫鸡子也叫得响亮,是不是也饿了?他摘了片南瓜花,塞进了笼子,觉得自己还不如这只虫子,一朵南瓜花够吃好久,不像人,一天饿三遍。走了几家,都没有人叫他进去。转到谢二妹家的时候,他避开了。他晓得二妹她妈不准二妹和他耍,那一定也是不得给他饭吃的。他还“呸”了一声,骂了声:“瓜兮兮,坐簸箕。”他也不知道是骂二妹还是骂二妹她妈。他把笼子两把拆散了,放了那只叫鸡子。
  
  转了一圈,都没有人喊他进屋吃饭。这个时候,他就去村长家门口站。村长是他死去的老汉儿的远房表哥,他喊幺叔叔的。果然,幺叔叔村长对他招招手:“来,丑娃儿,是不是还没有吃夜饭?”他本来是迟迟疑疑站在那里的,听这么一喊,拔腿就跑进去了。他低着头不好意思似的,小声地说:“幺叔叔,我……没吃夜饭。”幺叔叔胡噜一下他脏兮兮的脑壳,让他挨着自己坐在桌子边上。幺婶婶添一副碗筷给他,他捧着,小声但是清晰地说:“谢谢幺婶婶。”
  
  大家都叹口气:“哎呀勒,还不如当初卖给那个军长。”
  
  
推荐内容
  1. 3.5米长的微笑
  2. 给聋娘打电话
  3. 父亲的道歉
  4. 母亲的转变,全是爱
  5. 一件皮领大衣
  6. 爱情优发国际的流浪
  7. 爱是一缕牵挂
  8. 猪头的爱情
  9. 我的拇指爱上你的拇指
  10. 半杯水的幸福
热点内容
  1. 外婆信佛
  2. 丑舅舅
  3. 这就是爱情,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4. 如果不爱,请你告诉我
  5. 你是谁,你便遇见谁
  6. 父母尚在苟且,你却在炫耀诗和远方
  7. 给父亲搓一回“热水背”
  8. 因为她是母亲
  9. 爱是一起幸福
  10. 一个乡下母亲的心情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