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这趟列车不到2046

这趟列车不到2046

时间:2018-02-09 作者:未详 点击:
  十几年前,土地不像现在这般金贵和僧多粥少。如今即使家在农村,也只一人困守屁帘儿大的一块,上面插花一样间作套种,力求做到地尽其用。而那时候,大片大片的棉田,动辄绵延十几亩。绿油油的棉株,撑开巴掌大的叶子迎风招展,外行人看到的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只有内行——包括我一眼看去,就颔首曰:“嗯,该修理了。”
  
  说来惭愧,身为农家子弟,我浇地改不了地畦,打药背不动药筒,去捉虫也能被发育良好、身材丰满肉虫子吓得直冒冷汗,也只有给棉花打尖理杈这点一技之长。棉田一眼望不到边,风飒飒地吹着,脚一步一步往前挪动,手不停地给棉株“掏耳朵”——就是把主力棉枝以外,在腋窝长出来的捣乱的小嫩尖掐掉,不让它们长成不结棉桃的荒枝,争夺养料。“把反对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就这意思。这是我最钟爱的一种劳动方式,安静而且舒缓,没事可以四处乱看,看天看地,白云苍狗,晴川历历,芳草萋萋。一大片绿云上浮着一个小小的,穿的确良小花褂的身影。偌大的棉田里,通常只有一个人和我作伴。
  
  家里其他的男人们有更重的活计,浇水、锄地、打药,顶着烈日耕锄犁耙。只有他清秀文弱,就把他留在我身边,一边闲闲地说着话,一边一起给齐腰高的棉花“掏耳朵”。一人占两垄,他干得快,时不时把手伸过来帮我顾一段。正是六月天,抬起头,能看见他脸上的汗。奇怪的是这个人辍学务农已经两年,却怎么晒都晒不黑。17岁的少年,白面、细眼、长身,眼睛里总有一点点忧郁的神情,有点儿招人心疼。家里穷,虽然没让他再上学,但也不舍得让他多吃苦。我是在他家过暑假去的,当然也不会为难我这个客人,于是就把他派来和我一起干这种轻省的活计。
  
  远远地看过去,地头放着他那辆二八加重黑色飞鸽自行车。从家到地里,需要穿过整个村子,走过弯弯曲曲我都绕不清楚的小路。他在后衣架上带着我,我一边坐着,一边拿手指一下下刮他的后背。他就单手掌把,腾出一只手来攥住我的手,惊险地在人们的注视和两旁的庄稼间穿过。
  
  其时我读高二,自命算命先生,学校里正流行看手相。傻丫头们乐意幻想爱情线预示什么样的如意郎君。我想给他看看,他就是不肯,把手攥得紧紧的,怎么掰都掰不开。掰开一根,攥起另一根,掰开另一根,他把我的手也攥住。也不出声打闹,两个人安静地斗法,斗着斗着就到了田里,下地,干活。
  
  要开学了,该回家了。二十多里的乡间土路,曲曲折折,还是他送我。两旁是一人合抱的大杨树,巴掌大的叶子在夏风中哗啦哗啦地唱歌。他停下来,把车子支好,我站一边,莫名其妙,看着他一步步走近,伸出胳膊,抱住我。我个子矮,刚一米五,虽然也17岁,但他却一米七还多。努力抬头,能看见他白皙的脸,还有好看的、红红的、女人一样的嘴唇,细长的眼睛闪闪发亮。他捧起我的脸,叫声:“凤芝”,柔软的吻象蝴蝶,轻轻落在花瓣上……
  
  是的,凤芝。
  
  也是暑假,去住了几天,走的时候他不在。过了几天,再去,他还是不在。一本书凌乱地翻开着,几乎每一页纸的边边沿沿都写满了这两个字:凤芝。凤芝、凤芝……感觉这两个字像长了嘴,发出一声声呼叫,呼叫里是浸透了疼痛的快感。正出神,身后有响动,他像只猫一样轻轻地出现了,就在门边,不说话,静静地看我。他伸出胳膊,一把就把我搂住了。
  
  那天晚上,我宿在西屋,他没走。
  
  外面脸盆大的白月亮照着,他也没睡着,我也没睡着。两个人的衣服都穿得整整齐齐的。闭着眼睛,他吻我,我不张嘴,他也不张嘴,两瓣嘴唇像印模一样贴着——我们都还不懂怎么接吻呢。半睡半醒间,天就一点点亮起来了,鸡开始叫,大人一边咳嗽一边升火。睁开眼睛看他一眼,红脸埋头,他轻轻扳着我的肩膀叫我:“凤芝……”没有誓言,没有许诺,那些不可解的美丽与不能承受的哀痛啊,那些铺满成长小径的忧愁,从此以后,世情似炉,人心如火,再也没有过这样美丽的时刻。
  
  我们是没有未来的——他是我表哥。我考上大学的第二年,他结婚了。我大学毕业的那年,他添了小宝宝。他抱着脸朝外穿得像个小狗熊的娃娃,迎面走来,站定,细长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我,叫:“凤芝。”我的心疼了一下。
  
  我是来报喜的。我也要结婚了。他听了,低下头,说:“哦。”
  
  十几年过去,整个世界都变了。农村再也没有大块大块的棉田,整个华北棉田的风光都已不在。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我的孩子也10岁了。整天穿着职业装来来往往,身心疲惫,人事繁忙。不如意的事情很多,就把以前的种种渐渐淡忘了。
  
  自从上网,认识的人越来越多,经常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和短信,已经习以为常。有一个号码反复发来短信,有时是一个字:“累”;有时是一个字谜,谜面忘记了,谜底倒很容易猜:“想要把你忘记真的好难”;有时是谆谆关怀:“一向可好?”
  
  我回:“请问哪个?”不理我。
  
  “你是谁?”不理我。
  
  “你究竟是谁?”还是不理我。
  
  把电话拨过去,居然一拨就挂,一拨就挂。
  
  不堪其扰,我就托朋友:“你帮我打,看是哪个家伙。骂他一顿。”朋友马上就把电话拨过去了:“听说,你爱乱给人发短信是不是?小子,你再敢这样,我剁了你!”马上电话就打来了:“凤芝,是我。”
  
  “啊!”我没有话。是表哥。他也没有话,在电话里一起一伏地呼吸。相隔太久,也太远了。同事叫我:“老阎,走了,吃饭去。”我抱歉地笑笑,把电话挂了。
  
  有一天回娘家,娘说:“去看看你姨父吧,躺炕上不吃不喝十多天了,估计快那什么了。”
  
  “哦。”我有些自责,好几年没去看望他老人家了。那是个老实忠厚的人,从来不生气,也没有邪火。估计除了不让天资聪颖的表哥上学这件事,别的就没做错过什么。
  
  先生骑摩托车带着我,一路上树木“嗖嗖”地往后倒退。进村,我迷了路。大大的水塘不见了,嘎嘎叫的鸭子不见了,空阔的场坪也不见了,那条曲曲折折通到棉田的路踪影全无,到处是房子,还有切割大理石的机器轰隆隆地响着。我给表哥打电话:“来接我,我在村口,认不得路了。”
  
  两分钟不到,一个人骑着摩托飞快地赶来。我冲他一摆手,两辆摩托相跟着飞快地往冲去。到家,摘掉头盔,表哥看着我,说:“怎么这么瘦了!”
  
  我低头看看:这怎么能叫瘦呢?还是这么珠圆玉润的!
  
  进屋,寒暄,姨爹在炕上躺着打点滴,一家子都在跟前守着。表嫂见我来了,笑着说:“哎呀,也不见你哥,接个电话就疯了样往外跑,原来是把你们接来了……”大家都笑,表嫂什么也不知道,也胸无城府地跟着笑。表哥不笑,坐在一把椅子上,低头抽烟,看不见表情。一霎时昨日重现:广大的棉田,强烈的阳光,慢慢走着的两个人。掰不开的手掌,重叠的嘴唇,静静地搂抱着细数月光。Yesterdayoncemore,啊,Yesterdayoncemore。
  
  我知道我对他的冷落和辜负,我知道他也知道。自从知道是他以后,他给我发短信,我再没回过,有时是半夜两点,电话响两声就挂断,有时是陌生的电话号码,以为是他,一查,远在上海。后来才知道,他给表弟打工,被远派上海,换了号码——还是他。
  
  是他也没用。不冷落能怎样?不辜负,又能怎样呢?难道就为了偿这一世情缘,和他做一些成年人才会做的事吗?此生此世,再也不会有17岁的并肩而行,相向而坐。只能一个驻守,一个远离;一个怀念,一个遗忘;一个来了,另一个转过离去。
  
  《半生缘》里有一句话叫人伤感:“世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是的,再也回不去了。“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流美人。”那是少年时代的爱情,纯美得无法复制,洁净得不容玷污,让人不忍心再有进一步接触。有些人只适合做朋友,有些人只适合做情人,而有些人什么也不适合做,最合适的就是在心底悄悄藏着,偶尔想起,微微痛过,也就罢了。
  
  王家卫的电影《2046》,是一列开向未来却装满回忆的列车。我只想说,表哥,我们这趟列车,不到2046。  
推荐内容
  1. 他不是不负责任的爸爸
  2. 永远不要骗自己
  3. 请用“嗲”字来形容我
  4. 一句话就足够了
  5. 不到最后绝不言败
  6. 分工合作的奇迹
  7. 被嘲笑的梦想,更有实现的价值
  8. 忍不住了
  9. 求小同,存大异
  10. 我就是天才
热点内容
  1. 门铃前的守候
  2. 寻梦者托尼
  3. 所有的珍珠都曾经是一粒沙子
  4. 给自己一个开花的机会
  5. 成长是一股强大的洪荒之力
  6. 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7. 一个人时要像支队伍
  8. 坚持,足以和天赋抗衡
  9. 留点清闲给自己
  10. 早起的鸟儿,未必有虫吃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