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优发国际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优发国际 阿P幽默 幽默优发国际 3分钟典藏优发国际 民间优发国际 海外优发国际 中国新传说 开卷优发国际 悬念优发国际
当前位置: 主页 > 优发国际会 > 中篇优发国际 > 王家媳妇

王家媳妇

时间:2018-04-06 作者:未详 点击:
  1。媳妇上门
  
  清末民初,国家混乱,整个社会都处在一片动荡中。在东北,有个村子叫兴安屯,村里有一个叫王双喜的木匠。这年王双喜刚刚二十出头,他的爹就病了,而且一病不起。娘为了给双喜爹冲喜,就让双喜去百里之外一个叫陶家营的村子,去接新娘子陶丽梅,那是刚生下王双喜时,定下的娃娃亲。
  
  这些年来,王双喜虽然知道爹娘给他定了娃娃亲,却还从未见过这个陶丽梅。如今,娘讓他去接新娘子,王双喜却犯了难:他眼下接了个活,给一户大户人家打家具,这户人家是嫁闺女,嫁妆很丰厚,光柜子就八个,而且把期限都定好了,到时间完不了工,工钱分文不给。怎么办呢?王双喜急中生智,想起了同在一个村的叔伯哥哥王二君,这王二君人称“王大嘴”,虽然才比王双喜大一岁,却生就一张巧八哥似的嘴,能说会道,能把死人说活了。
  
  于是,王双喜找到王大嘴,把自己的意思说了,让他替自己把新娘子接来。王大嘴一听,满口答应下来。
  
  就这样,王大嘴牵了头毛驴,当天就动身了。那年月,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虽然一百多里地,可跋山涉水的,来回一趟也要四五天的时间。
  
  没想到这一趟很费时,一直到十多天后,王大嘴才牵着那头毛驴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毛驴背上驮着位戴着红盖头的新娘子。
  
  这时候,王双喜正好也刚为那大户人家打完家具,见新娘子接来了,这下可以给爹冲喜了,乐得合不拢嘴,拉着王大嘴的手,说:“二君大哥,辛苦你了,这一路上还顺利吗?”王大嘴叹了口气,说:“这一路上还真不太平,到处都有土匪劫道的,晚上根本不敢走,太阳一落山就早早找店歇息。要不是这样,还能提前几天到家。”
  
  进屋后,安顿好了新娘子,王大嘴告诉王双喜,说新娘子陶丽梅家境也不太好,家里就只有父母双亲,当然也没什么嫁妆,而且连个来送亲的人也没有。王双喜并不在乎这些,说道:“人来了就好,我成了家,借着这喜庆劲儿,我爹的病也就好啦!”
  
  第二天,王家就急急忙忙让王双喜和陶丽梅拜堂成了亲,这也就是所谓的冲喜了。拜堂时,盖头一揭开,亲友们就一阵骚动,这新娘子虽说长得还可以,但面容憔悴,像生了大病似的,而且走路时左腿还一拐一拐的。当时,人们还都以为是新娘子崴了脚,谁也没在意,唯有细心的双喜娘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难道新媳妇有病?还是个瘸子?老人家暗暗有些担心。
  
  晚上,闹洞房的人都散去后,王双喜怀里像揣了只小兔子一样进了洞房。洞房花烛夜,这是人生三喜中最大的一喜呀,年轻小伙子,谁不期望这一时刻呢?可王双喜进了洞房,却吃了一惊:新娘子陶丽梅竟早早在炕上睡了,打着轻轻的鼾声,最奇怪的是,她不光没脱衣服,而且左手还攥着一炷燃着的香!
  
  王双喜见自己媳妇这样子,不由心生爱怜,他想,她准是这一路上劳累过度,困了,本不想打扰她,可见她手中握着的那炷香越燃越短,怕烫着她,就忍不住轻轻地走过去,想抽走那炷香。哪承想王双喜刚一动手,看似睡熟的陶丽梅竟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随即王双喜就觉得自己脖子一凉,不知什么时候,一把匕首已抵在他的喉咙处,同时,那陶丽梅就像换了一个人,恶狠狠地问:“你要怎样?”
  
  王双喜着实吓了一跳,赶紧说:“我是双喜,是你丈夫!”那陶丽梅听王双喜这么一说,好像是醒悟了,霎时间抽回手,一脸歉意地说:“啊,瞧我,刚做了个噩梦……”她见王双喜盯着自己的手,又赶紧解释:“这把刀是临走时我爹给我防身用的,道上土匪多……”
  
  王双喜指了指陶丽梅的另一只手,问:“你睡觉攥着根燃着的香,干吗?”“这……我这是……”陶丽梅被这一问弄得支吾起来,好半晌她才说出原委,她是怕误了夜间给牲口添草添料。这一解释,虽然有点牵强,但还是让王双喜欣喜不已,他不由暗自庆幸自己娶了个勤快的好媳妇。
  
  王双喜没再多想,赶紧急切地脱衣,想往媳妇被窝里钻,哪想到陶丽梅却急得一个劲地往后缩,慌慌张张地说:“别、我……我的腿伤还没好,郎中说非得百日之后才能圆房……”
  
  这是为何呀?娶个媳妇不让碰,王双喜顿时一头雾水。后来,新娘子陶丽梅一阵解释,王双喜总算明白了,这陶丽梅在娘家时跌伤了腿,正巧王家人来接亲,陶丽梅是个懂事的女孩子,一听公公病了,需要给老人冲喜,觉得这事不能耽误,就忍痛来了。这一下王双喜更是感动,心里暗自偷笑:自己真是个有福之人,娶了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媳妇。他二话不说,就主动到炕的另一头去睡。临睡前,他还叮嘱新娘子,说是院里的牲口不用她管,要她安心睡觉就是,新娘子答应了。
  
  次日早晨,王双喜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就见小炕桌已经摆上炕,一大海碗的高粱米饭正冒着热气,旁边是洗好的大葱;再一看,新娘子陶丽梅正坐在炕沿上,等着王双喜吃饭。
  
  王双喜问:“是你做的饭?”陶丽梅点点头。王双喜下炕到院里一看,见牲口都已喂好,回屋坐到炕上,腿一盘,端起碗就往嘴里扒拉高粱米饭,一边一只手拿起一根大葱,伸入酱碗一蘸,往嘴里一送,“咔嚓”一口,一碗饭很快就见了底儿。就在王双喜想去外屋盛饭时,旁边陶丽梅早已伸手来接空碗,王双喜迟疑着将碗递过去,就见陶丽梅一瘸一踮的,很快去外屋又盛了碗饭递给他。
  
  王双喜没说话,一连吃了三碗高粱米饭,才打着饱嗝放下碗。他抹了抹嘴巴,到外间屋里拿上自己那套木匠工具就往外走,双喜娘正好在院里站着,见儿子出去干活,赶忙上来夸媳妇能干,又添草又添料的,把牲口都喂了,连早饭也是她做的。王双喜见娘这样说,心里自然很高兴。
  
  到了晚上,王双喜回家,掏出一个纸包递给陶丽梅,说:“这是专治跌打损伤的药,我去镇上药铺买的,你自己敷上吧。”
  
  陶丽梅接过药,感激地背过脸去,悄悄抹了把泪……
  
  2。半夜血光
  
  打这一天起,王双喜每天都弄回包药,陶丽梅的腿伤也日渐好转,走路顺溜多了,可让王双喜奇怪的是,这新娘子还是不让他碰,而且,她睡觉时还是左手攥着一炷香,燃到头,把她烫醒后,出去转一圈,回来再续上一炷香,翻个身再接着睡,这是啥毛病呢?王双喜百思不解,更让他奇怪的是,人家媳妇过门三日必须回门看望自己的父母双亲,可这陶丽梅却只字不提回门的事。开始,王双喜以为自己媳妇腿伤未愈,不适合出远门儿,可现在都两个多月了,她的腿好多了,却总不见她提回娘家的事,王双喜提出陪她去见见岳父岳母,陶丽梅也总是找出种种理由搪塞过去,什么道远,路上土匪多,还得破费一笔钱,等等。
推荐内容
  1. 千年金丝楠木
  2. 上帝的恩赐
  3. 云梦山下的“决斗”
  4. 不义之财
  5. 夺爱行动
  6. 国宝寻踪
  7. 换鞋
  8. 传家宝
  9. 伤害背后的伤害
  10. 刁民竞选
热点内容
  1. 正义在我胸
  2. 王家媳妇
  3. 彩螺救孤
  4. 被女野人俘虏的日子
  5. 一个岛锁住一个人
  6. 人面鲤
  7. 攻心计
  8. 兽性的证明
  9. 谜案惊魂
  10. 滴血钻石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