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优发国际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优发国际 阿P幽默 幽默优发国际 3分钟典藏优发国际 民间优发国际 海外优发国际 中国新传说 开卷优发国际 悬念优发国际
当前位置: 主页 > 优发国际会 > 中篇优发国际 > 望风“女警卫”季庭

望风“女警卫”季庭

时间:2017-08-31 作者:未详 点击:
  1
  
  1921年7月的上海,租界星棋密布,散发着糜烂与奢华的繁华气息。
  
  法租界和中国政府同时接到外国警方发来的电文,有共产国际中的成员潜入上海。
  
  当时的中国,军阀在争夺地盘,工人运动在各地兴起,先进知识分子在努力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在这危急时期,外国“赤色分子”的出现,无疑引起上海当局和各租界的恐慌。他们纷纷下令,禁止各类聚会,加强海关、各交通要道的盘查。
  
  2
  
  王会悟黑色的圆口布鞋,踏在人潮涌动的街道,感觉整个夜空,都流动着不安的空气,她没有惊慌,亦不觉得恐惧。
  
  突然,嘈杂的街巷里蹿出来一群警察,枪口对着逃进弄堂的一介文弱书生,大喊着:“抓住他,抓住这个学生党……”于是,一群兵丁蜂拥着进了弄堂,拳打脚踢的粗暴杂音中,传来书生凄清的惨叫。
  
  王会悟蹙紧眉头、紧抿着嘴唇。稍一思忖,坚毅的神情掠过面颊,她加紧了步伐。
  
  走着走着,一圈树木繁茂的围墙映入王会悟眼帘,“博文女校”这幢老式房子,在夜空中难得地散发着宁静的灵光。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王会悟向守门校工报了一下“黄绍兰”的名字,便见年迈的校工拿着一串钥匙向她走来。
  
  作为上海女界联谊会理事、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妇女声》杂志社编辑,王会悟认识不少上海社会名流,对博文女校的校长,她并不陌生。
  
  果然,校工一听王会悟是找校长黄绍兰的,立即打开了铁门。王会悟踏进大门,不动声色地四周察看,只见一堵高墙将院子隔开,一边是长满杂草的路,像屏障一般把它和草坪分开,底下是一道孤寂的矮篱,一条蜿蜒的小径通向校楼,整座校园似乎被外界遗忘。
  
  “太好了!”王会悟忍不住拍了拍手,“再适合不过了!”
  
  王会悟冲诧异的校工轻轻一笑,径直敲响了亮着灯的房间,出来开门的果然是黄绍兰。黄绍兰一把握住王会悟的手,拉进来反手关紧门,责备道:“你不要命了?说风就是风,大半夜的,也不说叫李先生作陪,满街都是汪汪乱叫的狗!”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要单独来找你。他一作陪,没事倒陪出事儿来!”王会悟擦擦沁出额头的汗水,“狗就专盯着留洋学生的人群咬,他们肚里有墨水滋养着,肉鲜!”
  
  黄绍兰被王会悟逗得“扑哧”笑出声来,点着她的额头道:“古里精怪的。难怪李先生虽说留学日本、颇有见识,可他呀,回国一见你这个在上海中华女界联合会当文秘的小姐,就立即缴械投降了!”
  
  一抹幸福的红晕胭脂般温润着王会悟的脸颊,她低头抿了一口黄绍兰递过来的茶,抬起头道:“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你尽管说来听听!只要在我这个博文女校校长力所能及的范围!”
  
  “真是校长的气度!”王会悟放下茶杯,站起身,走到窗户前。只见沉沉夜色中,偌大的校园净土,只有楼下门房老校工的房间亮着灯,灵感涌来,“这个家你是一定能当得了的:我想租你们学校的房子!”
  
  黄绍兰高兴地道:“怎么?你和李先生看上了我这块风水宝地?你们不怕折腾就搬来吧。不过话说清楚,现在是暑期,学生们都放假了,才有了这难得的宁静,若是开学后,闹腾开来,可会影响李先生著书立说啊!我觉着,你们还是住《新青年》杂志社好!”
  
  “我要租的,就是暑期这段时间!”
  
  “哦?”黄绍兰露出狐疑的表情。
  
  “我家先生牵头,组织了北京大学暑期旅行团来上海,想借此住宿如何?”王会悟见黄绍兰似乎在沉思什么,不待她拒绝,立即兴致勃勃道,“你们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多收两个月的租金改善一下教学条件,岂不是好?再说,北京大学暑期旅行团最多在上海就待一个月!”
  
  黄绍兰笑了:“北京大学在全国享有盛名,来博文女校借宿,是我们学校的荣光。”
  
  “可不是?早先就听你说过,你早些年就是在北京女子师范学堂毕业的,你家黄先生还是北京大学文学系著名教授。于情于理,你都不能将校舍空着、将我这个老朋友的合理请求拒之门外啊!”王会悟立即趁热打铁。
  
  “北京大学暑期旅行团有多少人?需要几间房子?”黄绍兰听王会悟的话句句在理,拿起一串钥匙,朝门外努努嘴,“走吧,房子由你选!”
  
  王会悟跟在黄绍兰身后,将楼上楼下巡视了一遍。整洁、安静的环境,使她心情舒畅,她最后确定下来说:“我们的人不多,也就十二三位的样子,租三间房就够住了!我看楼上靠西带厢房的三间房子就挺好。”
  
  黄绍兰一口答应下来:“你的眼光可真不赖!好吧,就依你!他们几时到?”
  
  王会悟沉思着,一时语塞。难料的世事,她给不了确定的日期,可迎着黄绍兰的目光,她不能犹豫,立即底气十足地道:“你不管我们的人何时入住,我会提前两天通知你的。你看啊,天气变化,还有一路的交通,总有些因素和变故的,我也不能将日期说得太死对不对?要不,我们现在就写好租房合约,我先交付你两个月的租金可好?”说着,即刻走到了黄绍兰的书房。
  
  “你呀,总是像风一样,说干就干!”黄绍兰被王会悟爽直的言行感染着,两人当即立好契约。
  
  “说好的,可是要包伙食的啊。”王会悟起身离去时,回头冲黄绍兰一笑。
  
  黄绍兰含笑送王会悟出门。直到她单薄的身影融入到夜色之中,一种惊异的感觉突然掠过黄绍兰的脑际:王会悟行事如风,出手阔绰,恐怕不是让北京大学生暑期旅行团居住那么简单。再说,丈夫黄侃为什么对此一字没提?
  
  黄绍兰捏了捏手里的契约,摇摇头,有些无可奈何。好在,两个月时间,一晃即过,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推荐内容
  1. 月儿弯弯照九州
  2. 傍大款
  3. 寻找搭档
  4. 梦中那片故土
  5. 一房多主
  6. 不用iPhone的理由
  7. 大过贼瘾
  8. 嫁个人黑心不黑的男人
  9. 三代同婚
  10. 去明朝捞一把
热点内容
  1. 唐刀魂
  2. 望风“女警卫”季庭
  3. 攻心计
  4. “饭桶”与“拳王”
  5. 要命的户口
  6. 被怂恿出的死亡
  7. 母亲的爱与罪
  8. 致命的游戏
  9. 离奇换子案
  10. 红颜情仇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