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优发国际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优发国际 阿P幽默 幽默优发国际 3分钟典藏优发国际 民间优发国际 海外优发国际 中国新传说 开卷优发国际 悬念优发国际
当前位置: 主页 > 优发国际会 > 中国新传说 > 划破你的脸

划破你的脸

时间:2017-06-26 作者:未详 点击:
  朱芝山搬进宾福小区时,正逢雨天,宾福小区的纪大爷恰巧收了雨伞站在楼梯口,手上牵着一只湿漉漉的猴,问朱芝山搬家啊?朱芝山点头,递给纪大爷一支烟。纪大爷接过烟,问他搬哪间?朱芝山说是603室。纪大爷说巧了,他就住对门。朱芝山说,那回头来坐坐。
  
  纪大爷也是今年才搬到宾福小区的,他孤苦一人,养了一只猴子,叫猴子为孙儿。人很孤独,从来没有跟人家打过招呼,今日破例跟朱芝山打招呼。
  
  过了半个月,朱芝山下楼时,只听宾福小区里一阵喧杂。原来是业主停放在小区内的几辆小车都被划了,像猪耙子钉过似的,不知是哪个缺德鬼干的。
  
  朱芝山没有小车,也不想凑热闹,他刚出大门口,纪大爷一手牵着猴儿,一手拿着一支给猴子吃的冰糖葫芦。
  
  “小朱,忙啥呢?”纪大爷向朱芝山打了声招呼。朱芝山回说:“今天去替儿子小文办理转学手续。”纪大爷一听,说:“宾福小区邻近的是实验附小,这事我帮你搞定,9月开学耽误不了,我可是在那退休的。”朱芝山一听纪大爷要帮忙,心想他真是个热心肠的老人家。
  
  转学这事,还真让纪大爷帮上忙了。朱芝山的老婆方静煮了一锅的山药猪蹄,朱芝山特意带着小文,装了一罐,敲了纪大爷的门。
  
  纪大爷忙把父子俩让进屋里。朱芝山还是头一次走进纪大爷的家,纪大爷的屋子里收拾的还算整洁。只是朱芝山发愣的是,小文指着桌上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跟朱芝山长得很像。纪大爷说:“都过去了,那是我儿子,3年前出车祸走了。我老伴死得早,儿子一死,儿媳妇把孙儿带走了。为了逃离那个伤心地,我才搬到了宾福小区。”朱芝山安慰了纪大爷几句,就拉小文回家了。小文见到纪大爷的那只很乖的猴子,在阳台咧嘴朝他笑了笑。
  
  回到家,小文问朱芝山:“爸爸,你长得跟纪爷爷的儿子太像了,他会不会把你当成他的儿子?”朱芝山摸了摸小文的头,说:“没有的事,你别乱讲。”
  
  这天,刚把放学的小文接到小区,朱芝山接了个电话,单位有点事,朱芝山让小文自已回家,掉头就骑车回单位了。小文知道回家的路,不过,这时小区的保安被一群小车的业主围住了,他们在声讨保安没有尽到职责,他们的小车昨晚再次被划。保安也很无辜,他已经屡次警告业主,不要随意乱停放爱车,把车乱停在监控盲区,小区很大,保安也不能整日就守着那几辆车,替他们当管车夫吧。
  
  有个叫毛大的业主,把那辆惨遭划破脸的小车开了过来,大伙一看,真叫人心凉。前面车身上锃亮的车壳被人划了3痕,二痕重,一痕轻,真是叫人心疼。毛大扯着破嗓子,把划车贼的祖宗三代骂了个遍,也不解气,还狠狠地摔破了一个杯子:“若被我逮到是哪个龟孙子划的,我非把他的手折断,等着瞧!”
  
  小文盯着毛大车身那3道划痕,很好奇,伸出手去摸。毛大一瞧,把小文提了起来:“你个龟孙子!看你这手法,车子是不是你划的?”小文才11岁,个小人瘦,毛大捉住他的衣领就把他提了起来。
  
  小文在毛大的手下晃着,嘴里说:“快放下我!谁稀罕你的车!”毛大一听,笑说:“哟,好大的口气!你家老子骑着辆破摩托车接你,你是不是眼红人家的车,故意划破车的?”另有几个小车的业主也凑上前热闹:“毛大,这家才搬来不久,小区就开始有车子被划破脸。”被这话一提醒,毛大把小文放下,捏捏小文的脸,对保安说:“有必要让这个小孩的老子来解释清楚,要真是这小子干的,我毛大说话算话,折了他的手!”
  
  小文恨恨地朝毛大吐了个舌头,往六楼走去。半道上,他见纪大爷把猴儿放在肩膀上,对小文说:“你刚放学啊,班主任焦老师有没有经常提问你?”小文点了点头,抬着一双单纯的眼睛看着纪大爷的猴说:“纪爷爷,焦老师说安排我个任务,就是经常去敲敲你的门,可我老不敢,我怕猴儿来开门。”纪大爷笑说:“焦老师是我朋友的儿子,他是怕我老了,孤独死在家里发臭了,才让你来敲我的门。不怕,我不是养了个孙子吗,这猴儿会打110呢!”说得小文咯吱地笑了起来。
  
  晚上,朱芝山听说了傍晚的事情,骂道:“那个毛大,也太欺负人了,竟说小文是划车贼。”方静一听,吓了一跳:“他干吗怀疑小文?儿子,毛大有对你怎么样吗?”小文扒拉着白米饭,摇了摇头说:“我只是好奇,摸了他的车壳,他就说我是凶手。”方静怨恨地说,以后离那种人远点。
  
  毛大的儿子毛丛丛也在朱小文的班级,有一天毛丛丛对毛大说:“老师布置作文《假如我是……》,朱小文写《假如我是划车贼》。”毛大一听来了兴趣,让毛丛丛说说。毛丛丛把大概说了,毛大也听清了,意思大体是写:有个老爷爷的儿子,被一辆无牌照的小车撞了,可车主却逃跑了。老爷爷孤单生活着,一直不开心,老爷爷就拿钱去雇一个小孩,专门去划破小车的车壳,看着小车被划伤了,老爷爷怨恨才得到松解,老爷爷怨恨所有开小车的人。老师说划伤车是没有社会公德心的,所以给他打了O分。
  
  毛大一拍桌子:“证据!这就是证据。”毛丛丛无意间的话,启发了毛大的思维。他想方设法,叫人从学校里弄出了朱小文的那篇作文。
  
  毛大把爱车受伤的一帮业主集合在一起,拿出那篇稍显稚嫩的文章,在业主间相互传阅。毛大起哄道:“这小孩隐藏得好深,真是高手在民间,我们设防几次,都没有捉到凶手。看来,这划车贼真是他了。”有几个业主头脑还算清醒,说:“毕竟现在只是猜测,没有拿到证据。”
  
  毛大却不管,扬了扬手上的作文簿说:“这就是证据!小孩没做过的事,他如何写得出来呢?”
  
  这天早上,毛大把要送孩子去上学的朱芝山拦下了,也把物业保安叫了过来。保安也为难地说:“朱业主,这事确是有点邪乎,自从你们搬进小区住后,划破车的事就开始发生。我们读了你儿子的作文,觉得这事跟他有点关系。”朱芝山一听,怒道:“荒唐!我家小文是什么样的人,我难道还不清楚?谁神经病去划破你们的破车!”毛大笑了:“这叫忌妒,让你家小子说说,是不是看到别的家长都用小车接送,心里不平衡!”朱芝山脸红了:“岂有此理,别乱戴帽子!”毛大扬了扬手上的作文本,讪笑道:“排除无车族忌妒不说,这作文如何解释?你家小子是不是在赚外快,替人划车,划一次车,收一次钱。”毛大说的话,让朱芝山火大了,不过,见上课时间快到了,他推开众人的包围,硬把朱小文送去学校。毛大远远地喊:“若不坦白的话,我们要报警。”
  
  晚上,方静下班回来,也听到了风言风语,都在说朱小文是划车贼。方静追问那篇划破车的作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文无辜地说,老师说可以想象的,我只是想象出来的。方静第一次骂了小文:“你想象什么不好,偏要去当划车贼。”为了这档子破事,方静坚持要朱芝山把小文送去全封闭的贵族学校,朱芝山搞不懂,方静摇了摇头说:“这环境对小文不利,没办法了。”“怎么,你认为是小文划破毛大车的划车贼?”朱芝山生气地问。方静也谈不上,只是说小文的作文表达出来的苗头实在不乐观,她怕小文的道德观小小年纪就沦陷。朱芝山扭不过方静,只好把朱小文送去了贵族学校,这一下,花费和开销成赤字了。
  
  把小文送走后,怪得很,小区的小车倒没再被划破脸。以毛大为首的人更加坚信,以前的划车贼就是朱小文。每次遇到朱芝山和方静,众车主都嘘的一声,搞得气氛很不和谐。
  
  这天晚上,纪大爷敲响了门,朱芝山把纪大爷让进了里屋。纪大爷奇怪地问:“怎么都没见到小文了?”朱芝山把内情告诉了纪大爷,纪大爷遗憾地说:“好吧,那儿环境比较好,多学点文化。”
  
  隔天是星期天,朱芝山和方静睡得很晚才起床,岂料楼下又吵吵闹闹的,几辆停在小区内的小车再次惨遭黑手,看那划法和力度,分明是同一个人做下的。朱芝山刚下楼,保安拉住朱芝山的手说:“这下好了,你家小文洗刷冤屈了,这划车贼另有他人。”众业主都知道朱家把儿子送到了封闭式的贵族学校。
  
  晚饭时,朱芝山说人言可畏,方静从包里拿出一封信,说是邮差送来的,你儿子写给你的。朱芝山拆开信,读后冷汗直冒。小文说他以前一个人经常去敲纪大爷的门,去陪纪大爷唠嗑,知道了纪大爷的秘密。自从朱家搬来小区后,因为朱芝山长得跟纪大爷的儿子像极了,勾起了纪大爷想念儿子的心,又燃起他心中的怨恨。纪大爷恨那逃逸的小车肇事者毁了他的家庭,所以他指使他的孙儿——那只乖巧的猴儿,拿着一个川字形的耙子,偷偷划破小车的脸,他在报复社会的冷漠。朱小文把纪大爷写进了作文里,可老师说这样做有损公德,所以朱小文制止了纪大爷,纪大爷也答应小文不再划破车的脸了。信末,朱小文央求朱芝山,常常去敲纪大爷的门,纪大爷太孤独了。
  
  朱芝山心里明白了,本已收手的纪大爷,却听到谣传说朱小文是划车贼,为了替小文澄清,纪大爷不得不又让猴儿去划破车的脸。这样,就没人再怀疑小文了。
  
  “不行,这事我们得管管。以后我们要经常去敲敲纪大爷的门,多陪他聊天,让他尽量忘掉痛楚。”朱芝山看着方静说,方静点了点头。
推荐内容
  1. 血汗钱
  2. 天价理发
  3. 勇敢之谜
  4. 梨花镇轶事
  5. 善心如水
  6. 一定要爱你
  7. 不许进门
  8. 漂亮的女房客
  9. 特殊的声音
  10. 买块墓地不容易
热点内容
  1. 白狐恩仇
  2. 划破你的脸
  3. 乡里乡亲
  4. 温馨的敲诈
  5. 古井里的长仙
  6. 色字头上一把刀
  7. 有钱人的报复
  8. 天下无骗
  9. 和尚开车
  10. 老太爷的怪诞事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