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优发国际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优发国际 阿P幽默 幽默优发国际 3分钟典藏优发国际 民间优发国际 海外优发国际 中国新传说 开卷优发国际 悬念优发国际
当前位置: 主页 > 优发国际会 > 悬念优发国际 > 预谋意外

预谋意外

时间:2017-12-04 作者:未详 点击:
  1。“贝多芬”伤人
  
  午后3点,刚刚雨过天晴,小区上空飘荡着贝多芬《命运》的钢琴声。我从健身中心回来的路上,遇见了B座12楼的王太太。我们在楼下闲聊。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王太太的老公比较富有,且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虽然身家和真正的富豪标准还有一段距离,但脾气倒是先有了富豪范儿,常常在家里打骂王太太。这已经是我们小区人尽皆知的秘密了。
  
  不过就在说话的工夫,让我后怕到现在的事就发生了。不知是在哪一层,突然掉落一件东西,以极快的速度坠下,发出一声“哎呀”。
  
  我和王太太都听见了。那东西砸到了一人。
  
  我连忙跑过去,看见地上碎了一地的石膏。从碎片里的波浪长发和撇着的嘴巴来看,我分明认出那是著名的贝多芬头像。而躺在地上的正是王太太的老公。这位坏脾气的王先生已经不能骂人了,他正十分不雅地伏在地上,口吐白沫。王太太捂着头,发出嘹亮的尖叫。
  
  这一天,比救护车先到的是警车。一个自称陶警官的男人向我们问话。王太太惊恐得语无伦次。我只好一人作答。就在这时,3楼的陈阿婆神色诡秘地走过来说:“这是谋杀,我知道凶手是谁!”
  
  陈阿婆压低声音说:“你们不知道吧?前几天晚上,一到凌晨2点,我就听见楼上有人扔东西。砰砰砰地响过几下就不响了。我一直不明白楼上这是做什么呢,但今天我就明白了。因为王先生被砸的位置,和每天掉落东西的地方一点不差。”
  
  如果陈何婆说的不是假话,就说明扔东西的人很有可能是在找位置。那么王先生被砸,就不是一场意外,而升级成了蓄意谋杀!
  
  陶警官警惕地追问:“那你看到是谁了吗?”
  
  陈阿婆慢慢地点点头,突然指着陪在王先生身边的王太太说:“凶手就是她!”
  
  我一听就笑了。我说:“不可能吧。王先生被砸的时候,我和王太太正在楼下聊天。凶手怎么会是她?”
  
  这时,救护车已经来了。陶警官却拦住了要上车的王太太,说:“现在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与这件案子有关。所以麻烦你带我去你家看一看。”
  
  2。B座11楼
  
  王太太12楼的家很阔气。作为目击证人和举报人,我和陈阿婆也顺理成章地跟了进来。陈阿婆很快就带着陶警官找到了假定的“作案窗口”。
  
  那个窗子实在太有问题了。因为全屋都紧闭着窗子,只有它是大敞着的,而且窗台上放了盆硕大的、摇摇欲坠的仙人球。只要轻轻一推,就会飘摇落下。王先生真该庆幸掉下去的不是这个。要不然,他连口吐白沫的机会都没有。陈阿婆显得相当兴奋,她说:“你看,我就知道她有问题,这位王太太天天被她老公骂,怀恨在心,所以想杀他泄恨。”
  
  王太太脸色相当难看,噤声站在一旁,八成是说中了心事。可问题是,花盆还在窗台上。掉下去的是“贝多芬”,不是仙人球。陶警官一边伏在窗台上说:“这只能算是作案动机,不是证据,你不能……”他说了一半就停住了,大概是想和一个爱八卦的老太太较什么真儿呢。而一旁的王太太这才反应过来。她立时尖刻地对陈阿婆说:“你这个人的嘴怎么这么毒哟,谋杀是随便乱说的吗?”
  
  陶警官从窗子外面缩回头问:“11楼住的是什么人?”
  
  “没人啊,那是还没卖出去的空房子。”王太太的神色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显然,陶警官转移走的视点,让她松了口气。
  
  我看,这才是最大的疑点。不过陶警官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奔出了房门。我好奇地向下看了看,11楼的窗子紧闭,只露出一段干干净净的窗台。但是,这不是很可疑吗?我觉得这事儿越来越蹊跷了,于是跟着跑下了楼。
  
  11楼的房子是一套尚未出售的毛坯房。门锁早就坏了,物业也没有派人修。空空的房间里,连门框都没有。
  
  一个长久没人管理的房子,窗台却一尘不染。那一定是有人擦过了。而且,这个人不但擦了窗台,还打扫了地面。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为了掩饰留下的痕迹,仔细地清除了指纹和脚印。
  
  但我和陶警官站在特别干净的房间里,都有点疑惑。
  
  从案发到现在,凶手擦去证据,安然离开,这个凶手的心理素质也太好了吧。
  
  小区上飘荡的琴声,终于匿迹在傍晚的阳光里。陶警官在楼下取证的同事也开始收工了。王太太搭着警车一路赶去医院。陈阿婆意犹未尽地站在门前,迟迟不肯回家。我揶揄地说:“阿婆,您不累吗?”
  
  她却精神抖擞地说:“这有什么累的。我突然想起件事,忘了和警察说。”
  
  3。才女杜嘉琪
  
  通常的星期天,我会起得晚一点才去跑步。可是这一天,我却被警车的鸣叫吵醒了。
  
  我伏在窗前,看见陈阿婆正站在C座的楼门前,和陶警官指指点点。看来她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把忘了的事通知了警察。B座发生的坠物案,关C座什么事?我真不是个八卦的女人。可面对这件离奇的案件,实在不能不八一下。陶警官搭乘的电梯停在8楼。8楼住着小区里有名的大龄才女杜嘉琪。昨天那曲激情四溢的《命运》就出自她的手。
  
  杜嘉琪家的门没关,我刚好看见陈阿婆神气活现地报料:“她和王先生偷情。这个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看她30多岁还没嫁,肯定是王先生不肯娶她。她怀恨在心要杀他。”
  
  不过杜嘉琪可不是王太太。她用特别优雅的口吻说:“滚出去。昨天发生案件的时候,我一直在弹琴,你没听到吗?”
  
  陈阿婆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陶警官借机满屋子找线索。杜嘉琪说:“陶警官,你有搜查证吗?”
  
  陶警官尴尬地笑,“没有,我只是来例行公事问一问。”
  
  “那你问吧。”
  
  陶警官踢了踢钢琴说:“这琴,刚移动过吧?”
  
  钢琴滑轮下的地板看得见几条划痕,依稀延伸到窗下。
  
  杜嘉琪不紧不慢地回答:“昨天我想在夕阳下弹琴,所以推过去,可是又觉得太晒了,今天就搬回来了。”
  
  “那这里原来是放什么的?”陶警官指着书柜上一个清晰的印迹,墨绿色的底漆,反出嫩绿的圆。
  
  “茶杯。”
  
  陶警官“砰”地拍响了桌子:“有这么大的茶杯吗?我看是贝多芬的石膏像吧!”
  
  杜嘉琪却不慌不忙地笑了:“你说是导弹也行啊,不过听说办案是要用证据说话的吧。”
  
  陶警官明显准备不足,第一仗就败下阵来。他临出门前,对着随行的小警员说:“去,多叫点人手过来,把犯案现场仔细找一遍。昨天就给我找了点破石膏,对案子有什么用!”
  
  杜嘉琪却礼貌地站在门前,说:“各位慢走。”
  
  4。陶警官的圈套
  
  这一天中午,日光明烈。B座12楼下的警戒区里,空空的见不到人影。搜索的警员也许躲避暑气,迟迟没到。只有一个纤巧的身影,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不知在找什么。
  
  “杜小姐是在找它吗?”
  
  陶警官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把杜嘉琪吓了一跳。陶警官手里拿着一只透明的证物袋,里面装着一枚U形的音叉。那是乐器用来定音用的工具,陶警官悠悠地说:“这是你的吧?”
  
  杜嘉琪瞬间怔住了,没了昨天的凌厉。原来陶警官上午的最后一句是个标准的圈套,就等着唯一的听众杜嘉琪不请自来。我这个“打酱油”的,早就看穿了他的秘密,躲在楼门里看热闹。陶警官说:“昨天,我同事发现了这东西,都觉得奇怪。一个定音的东西为什么会混在石膏里。后来我才想明白,是有人想用它的自身振动,带动石膏像晃动,好让它自己从B座11楼的窗台掉下来。不是吗?”
  
  杜嘉琪依然嘴硬,“陶警官,你疯了吧?音叉自己怎么会动呢?”
  
  “它当然不会自己动。不过,我记得同样频率的声音,是会引起共振现象的。你昨天把钢琴推在窗前,用力地弹响《命运》,让琴声从C座清晰地传到B座,不就想用钢琴的声音,引起音叉的共鸣让贝多芬掉下来吗?这样一来,王先生在B座被砸伤时,你人在C座,就有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杜嘉琪张着嘴巴,不知该怎么回答。我只好从藏身的楼门里跑出来,说:“哎,不用你帮忙找了。项链我找到了。”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望着我,当然也包括杜嘉琪,只是当她看见我手中的项链,才貌似明了地接口说:“你快过来给我解释一下,他们说我是来找音叉的。”
  
  我说:“陶警官,你别难为她。我这条重要的项链找不到了,我想昨天在这里那么乱,可能是掉了,所以托她来帮忙找一找。”
  
  这个理由,合理得让陶警官挑不出毛病。杜嘉琪连忙顺着说:“对对对,就是这样的。”
  
  而我却挑衅地弹了下陶警官手里的音叉说:“知道吗?你的推理有瑕疵啊。凭一根音叉的振动,把石膏像推下窗台。那么石膏像至少要一半探出窗台。那样岌岌可危的位置,还用钢琴共振吗?一阵风就可以把它吹下来了。”
  
  陶警官不相信地说:“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当然了,我是大学物理系的助教啊。”
  
  陶警官依旧满面疑惑地问:“你和杜嘉琪是朋友?”
  
  这个问题杜嘉琪帮我回答了。她从衣领提出一条项链,和我手里的一模一样。她说:“这是鉴证我们友情的项链,所以她才让我帮忙找回来啊。”
  
  这时,从医院回来的王太太刚巧经过,她瞥了眼我们手中的项链,仿佛明白了什么。我们三个女人在错身的一刹那,心照不宣地笑了。
  
  5。“贝多芬”不说话
  
  好吧。这件事,还是从项链说起吧。那是王先生送给情人们的礼物。他是“泡良”老手,仗着自己道貌岸然的样子,在健身中心里对单身女人骗情骗色。他深知我们这些有知识的“剩女”,就算发觉他已婚,也会碍着面子不敢声张,于是屡屡得手,且肆无忌惮。
  
  然而最先忍受不了的是他的妻子王太太。他们日吵夜吵,吵得人尽皆知。最终王太太想了个简单的计划,把王先生的偷情艳照放在他经过的楼下,在他俯身捡起的时候,用花盆砸死他,一了百了。我想,就算真的追查到她,她也会可怜兮兮说,我真是不小心的呀。
  
  不过,她一连几天在半夜投重物、测位置,不但引起了陈阿婆的注意,也让C座的杜嘉琪看到了。在杜嘉琪的眼里,王太太是个可怜的女人。王先生曾经告诉她,王太太是他家的保姆。
  
  杜嘉琪看出了王太太的心思,觉得她一定会被抓住。所以她想了一个用贝多芬头像和琴音来完成的浪漫计划。其实那天,王太太在楼下接到的电话,就是杜嘉琪打来的。她就是要拖住王太太不要上楼,好让“贝多芬”有机会替换仙人球。
  
  只是很可惜,艺术系的女人,总有华丽的点子,却没有执行的脑子。她在B座11楼上留了大把的指纹和脚印,却不闻不问。作为一个同样被王先生骗过的女人,我怎么能无动于衷。于是我在她走后,把11楼的毛坯房打扫得干干净净。
  
  其实,我对陶警官说的没错。凭杜嘉琪制作的“音叉贝多芬”是不可能成功的。但如果警察找得再仔细一点,他们应该还会找到两个系着细丝的金属小球。那是我帮杜嘉琪添在音叉上的。别忘了,我可是多年的物理助教,做一个放大振动频的小工具并不是件难事。有了它,“贝多芬”才可以安实地站在11楼的窗台,在《命运》激情肆意地召唤下,稳稳地荡出去,砸中王先生的头。
  
  看来,这是个连警察都搅不清的案子了。王太太下了诱饵,杜嘉琪催动了音叉,我清理了现场,我们三个都只参与了一部分,却组织了一个完美的、找不到作案人的“谋杀”。
  
  不过,现在已经不能叫作“谋杀”了。因为“被害人”没死,在病床上躺了两个星期出院了。只是,看起来很健康的王先生,还是有一点点后遗症。就是位于后脑的脑垂体,在重击后,表现得不太正常。那些有助于男性功能的激素,再也无法分泌了。他成了一匹被阉割的种马,只剩下一副虚张声势的暴脾气。
  
  大热的天,他站在小区B座和C座的中间,叉着腰破口大骂:“谁这么缺德,高空抛物,瞎了眼啦!”
  
  而王太太却心情大好地在厨房洗着碗;我捧着小说,安然地享受我的暑假;杜嘉琪依旧弹着她的钢琴,只是她不弹沉重的《命运》了,改弹民谣风的《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
  
  我们三个人,都像她书柜上那尊重新买回来的“贝多芬”,撇着嘴,拧着眉,就是不说话。  
推荐内容
  1. 到底谁傻
  2. 危险时刻
  3. 父亲作贼
  4. 索命狼毒花
  5. 绝不放手
  6. 索命账
  7. 寂寞中的追逐
  8. 同唱一台戏
  9. 糊纸人
  10. 相思烛
热点内容
  1. 三五八点梦魇
  2. 预谋意外
  3. 欺诈游戏
  4. 双重谋杀
  5. 人皮面具
  6. 半片树叶
  7. 房间里的神秘来客
  8. 孤岛的黎明
  9. 荒山埋尸案
  10. 十年仇恨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