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文苑 > 诗的正义笔记

诗的正义笔记

时间:2018-01-11 作者:未详 点击:
  在我很小的时候,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名叫哈桑,他用弹弓绷着石子,打中了我的眼睛下方。许多年后,当另一个叫哈桑的人问我,为什么我所有小说中的哈桑都是恶魔时,那段记忆又在我脑海中浮现。中学的时候,一个胖小子总爱在课间休息时找碴欺负我。许多年后,当我要塑造一个乏善可陈的角色时,就会描写他出汗出得像那个胖家伙,胖得只能站在那里,手心里、额头上不停地出汗,就像一个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大水罐。
  
  小时候,妈妈带我买东西,我总是很害怕那些屠夫,他们一天到晚都在臭烘烘的肉铺里,围着血渍斑斑的围裙,挥舞着长刀。我很少吃他们砍下来的排骨,因为太肥了。在我的书里,屠夫总是被描绘成屠宰走私动物、从事血腥和可疑勾当的家伙。而那些总是爱跟着我的狗,在我的笔下,常常会给我喜爱的角色带来紧张与怀疑的情绪。
  
  有一种关于正义的天真想法与此相似。它使我笔下的银行家、教师、兄长们绝不会以好人的形象出现。还有理发师,因为我小时候被带到理发师那里时总是会哭,而随着时间推移,我和他们的关系依然很糟。因为童年在黑贝里亚达消暑时,我爱上了那些可爱的骏马,所以总是喜欢用很大的篇幅来描写马和马车。我的马主人公总是敏锐、机灵、勇敢、纯洁,但常常为恶魔所欺。又因为我的童年生活中总是有一些友好、和善、爱冲我微笑的人,所以我的作品中也有许多这样的人物。但是,所谓的正义,让我们首先想到的还是恶魔。在读者的脑海里,人就像在艺术馆漫步一样,对正义总有一种模糊的感觉:我们对诗人的期待,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找恶魔复仇。
  
  就像我解释过的那样,我企图独自一人找恶魔复仇,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是以极其个人的方式来做此事,但这种方式,并非想让读者觉得复仇是件美好之事。因为,理想中的因果报应只在童话或是冒险漫画的结尾才能达到高潮。当英雄惩罚坏人时,他会说:“这顿打是为××的,这顿是为××的。”作为小说家,我创作了这样一幕:我一行行地列举了某个坏蛋哈桑或是屠夫的恶行,直到那个屠夫或是某个坏蛋惊恐不已,丢下手中的刀,开始清理店铺,一面哭着喊:“求你了,兄弟,求你别这么无情地对我了,我还有妻小呢!”
  
  复仇带来复仇。两年前,在马克卡公园,有八九条狗把我团团围住,向我发起攻击。似乎它们读过我的书,知道我坚持要诗意地伸张正义,以惩罚它们总是成群结队在伊斯坦布尔的公园里到处游荡。所以,詩意的正义也很危险:如果走得太远,它可能就不仅会毁了你的书、你的工作,而且会毁了你的日常生活。你也许能非常巧妙地进行报复,以为没人比你聪明,以为你的写作再美好不过,但总有那么一群狗,会聚集在角落,等待着报复心重的文人独自走过,然后狠狠咬他一口。
推荐内容
  1. 乐书
  2. 世界的最后一夜
  3. 我在故宫看大门
  4. 莫言小小说二篇
  5. 猫冢
  6. 葡萄
  7. 将醒
  8. 已凉未寒
  9. 风止秋千上
  10. 书卷撷粹
热点内容
  1. 隐居黑夜,或让火花住进心里
  2. 诗的正义笔记
  3. 打蓝雨伞的姑娘
  4. 每棵草都有开花的心
  5. 读书有道
  6. 向路遥致敬
  7. 我的一位国文老师
  8. 唤醒世界的每一个早晨
  9. 千年的姿势
  10. 母亲的话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