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文苑 > 康飞多

康飞多

时间:2018-01-06 作者:未详 点击:
  夏日在睡梦中安然逝去,秋日,如轻声细语的遗嘱执行人,将生命清点看管,直到春天前来将其唤醒。一如这个悲伤又甜蜜的比喻,在她小居室的厨房窗户边,埃伦·鲍尔斯一早起来,正准备丈夫亨利星期二的早餐。亨利在薄墙的隔壁洗冷水澡,他大声喘气、跳跃、拍打着身体。
  
  埃伦是个美丽、小巧的女人,三十出头,活泼乐观。虽然穿一身不显眼的居家衣服,但她对生活一向满足,眼下更是满心欢喜,就像听到了教堂里管风琴奏出的美妙音乐。因为今天早晨,她坚信,她的丈夫时来运转,就要发财,就要出名了。
  
  亨利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幻想家、实干家和修理匠,对材料和器械近乎痴迷。但他在Accousti-gem公司(一家助听器制造商)做实验员时并不怎么出彩。老板虽然看重亨利,但付给他的薪水并不丰厚。埃伦和亨利都本分地认为,也许高薪只是奢求,因为混日子还拿报酬已经很有面子,是很高的待遇了。生活就是那样吧。
  
  此时,厨房桌子上放着一只小小的铁盒子,有一根电线,一只耳塞,像是一种助听器,这是一件现代发明,和尼亚加拉瀑布或斯芬克司一样神奇。这是亨利利用午餐时间私下做的,前一天晚上带回了家。就在上床睡觉前,埃伦得到灵感,给这只小盒子取了个名字“康飞多”,融自信和亲情于一体。
  
  “除了吃饱肚子,每个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呢?”亨利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问。这是他第一次给她看康飞多。
  
  “是幸福吗,亨利?”
  
  “当然是幸福!但什么是幸福的保障呢?”
  
  “宗教、安全还有健康?你告诉我吧,亨利。我不知道。”埃伦无助地说。
  
  “有人说起过!有人懂的!这就是它啦!”他举起康飞多,“就是它啊!”
  
  稍后,还是这天早晨,埃伦小心翼翼地将康飞多的耳塞塞进耳朵。她将扁扁的金属盒子塞在衬衣里,电线藏在头发里。耳朵里传来一阵很细微的嗡嗡声和嘶嘶声,就像蚊子在叫。
  
  她不自然地清了下嗓子,虽然她没有大声说话,还有点儿装模作样:“你是多么可爱,多么不可思议啊,康飞多。”
  
  “没有人比你更需要好好休息了,埃伦。”康飞多在她耳朵里悄声说,这声音又尖又细,像一个孩子的声音穿过一把蒙着纸巾的梳子,“你一向忍辱负重,现在差不多是你享受的时候了。”
  
  “哦——”埃伦不以为然地想,“忍辱负重倒也说不上。我的日子过得其实也算舒适简单。”
  
  “表面上是这样。”康飞多说,“但你没必要如此费劲。”
  
  “哦,我想——”
  
  “哦,哦。”康飞多说,“我明白了。无论如何,这只是你我之间的事,有时把事情说出来有好处,有益于健康。这是一间糟糕、局促的房子,在你心里打下了烙印。你知道的,你这个可怜的人哦。要是丈夫没什么事业心,这就说明他爱妻子爱得还不够,女人因此受到的伤害可不止一星半点儿。”
  
  “哦,听我说——”埃伦无力地表示反对,“亨利要是不受野心的折磨,会更快乐,幸福的丈夫会造就幸福的妻子和孩子。”
  
  “老调重弹,一个女人免不了指望她的丈夫既有爱,又有雄心壮志。”康飞多说,“哦,你会时来运转的。”
  
  “托你的吉言。”埃伦说。
  
  亨利大步走进厨房,用一条粗毛巾擦着红扑扑的脸蛋。
  
  “亲爱的,”他热切地叫道,“我得告诉你,从今天起,两星期后,我就结束在Accousti-gem公司的工作,以便将康飞多投入市场,謀取咱们自己的利益。亲爱的——”他用力地抱住埃伦,前后晃着,“啊!我听到你和新朋友聊天了,是吧?”
  
  埃伦脸红了,急忙解下康飞多:“这玩意儿真不可思议,亨利,绝对是个幽灵。它听得出我的心思,还能回应。”
  
  “现在,没有人会感到孤单了!”亨利说。
  
  埃伦给两个孩子做了饭,打发他们去上学,然后发起呆来。当她八岁的儿子保罗上了一辆坐满孩子的校车时叫道:“嗨!我爸爸说我们就要和大富翁一样有钱了!”她这才回过神来。
  
  她拿起康飞多,塞好耳塞,开始做家务。
  
  “你到底是什么啊?”她想,“康飞多是什么呢?”
  
  “是让你们发财的一个途径。”康飞多说。埃伦发现,这是康飞多唯一一次说到自己。她那天几次对它问了同一个问题,但康飞多每次都很快转移了话题——通常是提起用钱可以买到幸福之类,不管别人说什么。
  
  “鲍尔斯夫人——埃伦。”门外有人在喊。来人是芬克太太,鲍尔斯夫妇的邻居,她家的车道挨着鲍尔斯家的卧室。芬克太太在埃伦卧室的窗户外发动新车引擎。
  
  埃伦从窗台探出身去。“哎呀!”她叫起来,“你看上去真不错啊!这衣服是新买的吗?跟你的肤色很配。大多数女人不适合穿橙色衣服。”
  
  “就那些有着腊肠般肤色的女人能穿。”康飞多说。
  
  “你又做了什么发型啊?我喜欢那种发型,跟瓜子脸很相称。”
  
  “像一顶发霉的浴帽。”康飞多说。
  
  “哦,我要进城去,我想也许可以帮你带什么东西。”芬克太太说。
  
  “你想得真周到。”埃伦说。
  
  “她只是想在我们面前炫耀她的新车、新衣服,还有新发型。”康飞多说。
  
  “我想我应该打扮得更漂亮一点儿,因为乔治要带我去青铜大厦吃饭。”芬克太太说。
  
  “一个男人理应偶尔摆脱他的小蜜,即便为了他的妻子。”康飞多说,“小别胜新婚,尤其是天长日久之后。”
  
  “好吧,我得走了。”芬克太太说着发动了汽车。
  
  “回头见!”埃伦说。
  
  “她真的很可爱。”埃伦在心里对康飞多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说那些难听的话。”
  
  “哦……”康飞多说,“她的所作所为就是想让别的女人觉得自己很低贱。”
  
  “有关芬克先生和他小蜜的事,只是一个家长里短的谣言。”她想。
  
  “是吗?”康飞多说,“无风不起浪。”
  
  “哎,哎。”埃伦想,“够了,没有绝对的证据——”
  
  “静水流深。”康飞多说。一时谁也没说话。“我并非专门说芬克一家。邻里都貌似规矩、对上帝诚实,理应有人就此写一本反面教材。拿这个街区为例,就从街头的克雷默一家写起。为什么,看看她,你就知道她是最合适的……”
  
  “妈妈,妈妈——嘿,妈妈,你不舒服吗?”几个小时后,她的儿子保罗叫道。
  
  “那会把我们带到菲茨杰本斯一家。”康飞多说,“那个可怜的小人物,枯燥、矮小、怕老婆……”
  
  “妈妈!”保罗叫道。
  
  “哦……”埃伦睁开眼睛说,“你吓我一跳。你这孩子从学校跑回家干什么?”她正坐在厨房的摇椅上,似睡非睡。
  
  “下午三点了,妈妈。你在想什么?”
  
  “哦,亲爱的——这么晚了吗?这一天就这么过去啦?”
  
  “我能听一下吗,妈妈——我能听一下康飞多吗?”
  
  “這不是给小孩子听的。”埃伦吃惊地说,“我不能让你听。”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埃伦把康飞多从她的耳朵和衬衫上取下来,放在桌子上。她刚到卧室一会儿,心里还因街坊的丑闻难以平静——这些事她以前也多少听说过,如今康飞多重新提起并渲染了一番。这时厨房传来痛苦的喊叫声。
  
  她冲进厨房,看到女儿苏珊在哭,保罗面红耳赤,一副凶相。康飞多的耳塞在他的耳朵里。
  
  “保罗!”埃伦说。
  
  “我不在乎。”保罗说,“我很高兴听到了。现在我知道了真相——我知道了全部秘密。”
  
  “他推我。”苏珊哭着说。
  
  “康飞多让我推的。”保罗说。
  
  “保罗,”埃伦说,她感到恐惧,“你说什么呀?什么秘密,亲爱的?”
  
  “我不是你的儿子。”他板着脸说。
  
  “你当然是我的儿子!”
  
  “康飞多说我不是。”保罗说,“康飞多说我是领养的,你只喜欢苏珊,所以我在家里受到虐待。”
  
  “保罗——亲爱的,亲爱的。这根本不是真的。我保证。我发誓。我不知道你说的受虐待是什么意思——”
  
  “康飞多说这都是真的。”保罗固执地说。
  
  埃伦身体靠着厨房的桌子,手揉着太阳穴。突然,她身子往前一冲,从保罗手里一把夺过康飞多。
  
  “把这个卑鄙的小畜生给我!”她说完就拿着它气冲冲地大步从后门走了出去。
  
  “嘿!”亨利打着招呼,踩着踢踏舞步从前门进来,将帽子扔向墙上的衣帽架,“猜猜发生了什么?养家糊口的人回来啦!”
  
  埃伦出现在厨房门口,对他勉强笑了笑:“嘿。”
  
  “过来,我的姑娘。”亨利说,“我有好消息告诉你。这可是个好日子!我不用再去干活啦。那不是很棒吗?”
  
  “嗯。”埃伦说。
  
  “天助自助者,”亨利说,“这儿有个人,双手获得自由啦。”
  
  保罗和苏珊出现在她身边,悲戚地看着他们的父亲。
  
  “怎么啦?”亨利问,“怎么像是在殡仪馆?”
  
  “妈妈把它埋了,爸爸。”保罗嗓音嘶哑地说,“她把康飞多埋了。”
  
  “亨利,我不得不埋。”埃伦沮丧地抱住他说,“有我们就不能有它。”
  
  亨利推开她。“把它埋了。”他摇着头喃喃地说,“把它埋了?你只需要把它关上啊。”
  
  他慢慢地穿过房子,走到院子里,他的家人惊恐地看着他。他不问情由地在灌木丛下面的土堆里翻找着。
  
  他扒开土堆,用手帕将康飞多上面的尘土拭去,将耳塞塞进耳朵里,抬起头,仔细听着。
  
  “都还好,没问题。”他轻声地说,他朝埃伦转过身去,“你到底怎么啦?”
  
  “它说了什么?”埃伦问,“它到底对你说什么啦,亨利?”
  
  他叹口气,看上去极为疲惫:“它说如果我们放弃,迟早会有人用它赚大钱。”
  
  “让他们去赚吧。”埃伦说。
  
  “为什么?”亨利问。他不服气地看着她,但他坚定的决心很快就瓦解了,他的眼睛看向别处。
  
  “你要是刚才和康飞多说了话,你就知道为什么。”埃伦说,“你不知道吗?”
  
  亨利眼睛低垂。“它会卖出去的,它会卖出去的,它会卖出去的。”他喃喃自语,“天哪,不管怎样,它会卖出去的。”
  
  “它会给我们带来灾难,亨利。”埃伦说,她流下泪来,“没有人会要它,亨利,没有人!事实上,那个细小的声音很吵闹。”
  
  院子里落叶满地,悄然无声,只有亨利齿间发出的轻微口哨声打破这秋日的寂静。
  
  他将康飞多从耳边摘下,又轻轻地把它放回土堆里。他用脚将泥土踩在它上面。
  
  “它最后说什么了,爸爸?”保罗问。
  
  亨利若有所思地笑笑:“‘我会见到你的,傻瓜。我会见到你的。’”
推荐内容
  1. 最近玩把气质
  2. 山即是佛
  3. 你想要的远方,根本没有宁静
  4. 一棵紧撵住早春的草心
  5. 兄弟的守护者
  6. 走出巴颜喀拉
  7. 眷村里的游戏
  8. 清水之心
  9. 橡树一样活
  10. 嘲客
热点内容
  1. 安息与沉默
  2. 康飞多
  3. 自行车
  4. 每棵草都有开花的心
  5. 读书有道
  6. 向路遥致敬
  7. 我的一位国文老师
  8. 唤醒世界的每一个早晨
  9. 千年的姿势
  10. 母亲的话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