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社会 > 哈哈,上海滩

哈哈,上海滩

时间:2014-01-22 作者:未详 点击:
  说起上海,那是个5岁孩童都知道的地方;说起上海人,又是个经久不衰的话题。
  
  记得我年轻那会儿,讲究个“三转一响”,还得是上海货:自行车要“永久”、“凤凰”,手表要“上海”,缝纫机要“蝴蝶”,收音机要“红灯”。光这还不算,进而连座钟也要“555”、球鞋要“回力”、钢笔要“英雄”、相机要“海鸥”、电扇要“华生”……照说天津“飞鸽”自行车并不亚于上海车,可人们偏认上海货,没辙!
  
  再说上海人的家,你随便走进一家瞧瞧:不分贫富、宽窄,总是安排得井井有条,一个花架、一个角柜都安放得恰到好处;你轻易移动一件试试看,不破坏了室内“整体美”才怪!到上海人家中做客,你看他(不是她)烧的菜,数量不多,但绝对有“品相”。
  
  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上海人的衣着,可谓集时尚、美观、得体于一身。那颜色讲求个上下装小对比,肥瘦误差叫你肉眼瞧不出来,仿佛那衣裤不是商店买来的、而是裁缝店大师傅量体裁衣定制出来的。即便在那“兴无灭资”的火红年代,上海人也能在“革命化”和“个性化”之间找到最佳平衡,“文革”前上海男人的冬装是:上身一件宽大的本装棉衣,配一羊毛大围巾,下身一条极瘦极挺的深色包屁股西裤,脚踏一双油光灿亮的火箭头皮鞋,再加上那特有的言行举止。他就是钻到人窝窝里,也能被一眼认出:“这是上海人!”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我就认识一位上海师傅,姓王,名玉生,身似铁塔,声若洪钟,性情豪爽,四方脸膛上长着毛蓬蓬的大胡子,人称“王大胡子”。可就是这样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众人偏偏说他“不像上海人!”
  
  在南京路欣赏街头舞蹈是种享受:小乐队是夏威夷式的,一曲奏响,人们翩跹起舞,瞧那神态,讲究的是摩登,追求的是品位。在永安公司旁,我见到一位女士在跳《白毛女》中的一段独舞,那气质、舞姿,与舞台上的专业舞蹈家一般无二,要不是身置其境,怎么也不会相信这竟然是街头舞蹈。
  
  坐落在人民广场上的上海市委、市府大楼或许也值得一提。别看它不起眼,可不起眼中自有“起眼”处:一是它不设台阶,大厅与马路基本处在同一平面上,彼此互望呈平视状,而不像我们许多市府、区府乃至县府、镇府大楼,台阶高筑,百姓仰望;二是牌子挂得不一样:左首挂“人大”,右首挂市府,一向稳挂头牌的市委被挪到了“人大”后边……
  
  要说不愉快的经历,倒是遇到过两次,只不知这算不算是上海人的“排外”。那是上世纪80年代,一次出差途经上海,下火车时已经天黑,正为找旅馆犯愁,只见一年轻瘦子手上晃着个牌牌,笑容可掬地招呼旅客到他那儿去住,说是“又近又便宜”,没容我细想便被他半推半哄连同众人塞入一破旧大篷车。破车一上路便发疯似的颠了半个多钟头,由你怎么发问,瘦子只回说“快到了,就在前面”。眼见不对劲儿,一车人正待发作,但听“嘎吱”一声,破车停在一小旅馆前。一车人进了门迎面便是地道,瘦子领路,七拐八拐好不容易拐到尽头,众人抬头一看,却见门洞上方大书《最高指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方知乃一防空洞。众人只叫得苦,再寻那瘦子时,人影儿都不见了……这一晚睡的是大通铺,被子单薄且潮湿阴冷,正哆嗦间无意中见到对面墙上贴有毛主席《七律》:“……梅花喜欢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与我一块上当的包括见多识广的北京人和精明过人的广东人,全应了《水浒》里孙二娘那句话:“由你精似鬼,照吃洗脚水”。众人恨死那瘦子了,后经指点,方知瘦子那号人,本地人泛称“小赤佬”。
  
  还有一次,在上海坐三轮,那天正逢阴雨,车夫用篷布将我遮了个严严实实,坐在里面倒也惬意。早就听人说在上海坐三轮要留神“弯弯绕”——目的地近在眼前,他能给你绕到天边。这一路我光顾防他绕了,结果他却没绕,倒是上坡时三轮后面的帆布小窗帘忽地被掀开,伸入一张娃娃脸,大呼一声“老乡!”随即缩回跑开。我着实吃了一吓,追望过去,恶作剧者乳臭未干,分明又是个小“小赤佬”。
  
  哈哈,说不尽的上海滩。
推荐内容
  1. 道德从何处来
  2. 文化可以打造吗
  3. 逃犯奇异的想法
  4. 月饼经济学
  5. 在宇宙中诞生,却在城市中毁灭
  6. 点“赞”的病
  7. 尊重他人的脆弱
  8. 追逐特权
  9. 喧嚣与真实
  10. 恻隐之心是上苍的赐予
热点内容
  1. 在奋斗的路上
  2. 穷人,最缺的并不是食物
  3. 用什么名称取代“农民工”
  4. 我们都爱上了朋友圈里的虚伪
  5. 什么是公平
  6. 站在中年的极点上
  7. 阅读是有“重量”的
  8. 赚钱
  9. 地铁车厢里
  10. 放下手机打开书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