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发国际,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社会 > 考试失利以后

考试失利以后

时间:2018-06-12 作者:未详 点击:
  近年来,多有老同学谈到我当年考大学的事。没想到,我和另外几位清华子弟的失败成为教育史上的一次见证,也成为教育界前辈们不谋私利的见证。就我自己来说,我的失败自然是有所失,但也有所得。
  
  1946年,我从西南联大附中毕业。这一年,西南联大已经结束,清华、北大、南开三校联合招考,录取分数不等。我报了清华,因分数不够,被南开录取了;还有几位清华子弟也没有考上清华。那时的清华各方面都很严格,无论是谁,都走不成后门,也没有谁会想到走后门。长辈们决不会以走后门的方式来“帮助”子女。
  
  记得那年,我随父母复员北上,先从昆明走公路到重庆。我在路上病了一场,在贵阳停留时,父亲找了一位医生来诊治,次日略好。那天大家去游花溪,我只能卧床梦游。我们在重庆候机一个多月,重庆天气酷热,每餐都要站起来洗三四次脸,不然汗就滴到碗里。我们久居昆明,对这样的天气很不习惯,我和小弟钟越都得了疟疾,那时称为打摆子,烧一阵冷一阵。治疗虽有特效药金鸡纳霜,但对人损伤也很大。整个夏天都是病病歪歪的。回到北平,参加了考试,自觉很不理想。当时南开可能考虑到生源不够,又举行了单独招考。大家觉得可以再考一次,如三校联合招考落第,也还有一次上南开的机会。南开也是个好学校。于是又去天津应试,不记得与谁同去。我上南开还是很有诚心的。
  
  南开是一所有特色专长的大学。据说,抗战前全国物价指数是由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发布的。应试回来,联合招考发榜,我考清华不中,被南开录取。我早有心理准备,父母也并不以我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而责备我。不久就得到南开单独招考的结果,我又被录取了。自幼的友伴徐穈岐(徐恒)也报考清华被南开录取。开学时我们便同去天津上学。
  
  南开校舍在抗战初起时被日军炸毁,我们去时校园还很荒凉,建筑不多。只有思源堂(教室楼)、芝琴楼(女生宿舍),还有胜利楼(办公楼),大概是抗战胜利后新造的。大片毁于战火的废墟依旧在目,断瓦颓垣、夕阳残照,我们称它为“南开荒原”。外面的景色是“荒原”,学子们求知求真的精神,却如新生的禾苗一般茁壮成长。
  
  因为我两次被录取,便有两个学号,我选择了一个,只记得最后两字是95。我在南开外文系读了两年。那时好几位先生都在南开,卞之琳教大一英文,李广田教大一国文,罗大冈教法文。后来他们都到了北平,分别任教于北大、清华。卞先生曾赠我一本《十年诗草》,我非常喜欢卞诗,一直想请卞先生用硬笔把他的《风景》一诗写成一帧书法,却总是拖下来,直到他老去,也没有提出。二年级时的教授是杨善荃,他对诗歌很有研究,因头发少,学生们称他“杨秃”。教逻辑的是王逊,他后来也到了清华。当时南开一年级文科学生要学一门理科课程,我选了普通生物学,曾在实验室解剖青蛙,我一直对生物很有兴趣,特别是生命的起源和发展。
  
  我很喜欢芝琴楼后面那一大片稻田和野地,远处有疏落的树林,从那里可以看见夕阳西下,看那漫天霞光和小树林的彩色。我有一篇作文《荒原梦》,写这一带景色,得了A+的分数,此文现存中国现代文学馆。那时穈岐和我几乎每天都去看夕阳西下,她是物理系学生,还有一位工学院潘姓女同学也常去,如果哪一天没有去,便好像少了什么。
  
  在天津时,常和小弟通信,他刻了两枚图章,一写小姊,一写小弟。他写信来,常打上图章,我却很少用,因为没有印泥。小弟那时16岁,常写些小文章在小报上发表。记得一次他写了理发的经过,我们笑了半天。轮到小弟考大学时,他考了清华、北洋工学院,还有一所学校不记得了。三所大学俱都高中。他上了清华航空系。
  
  1947年1月,天津《大公报》星期副刊刊载了我的小说《A。K。C。》。这是我第一篇发表的小说(后又于本世纪初刊载于《文艺报》某期),以后又发表过几首短诗。我发表文学作品是从做南开大学学生时开始的。
  
  在南开的两年间,民主运动正如火如荼,我参加过进步同学组织的读书会,却不很积极。对有兴趣的课程如英诗,也只是浮光掠影。1948年,我又参加了清华的转学考试,因为不急于工作,也不能用功读书,所以仍然报考二年级,这样录取的机率也大些。这次我考上了,父母很感安慰,最主要的是不必仆仆于平津途上了。父亲在1948年秋给远在美国的长子钟辽写信,第一句便说:妹考上了清华。我离开了“南开荒原”,但那一段生活已成为我的记忆,我的历史。
  
  西南联大结束五十多年了,现在和三校都有联系的人已经不多。我肄业于南开,毕业于清华,又是清华子弟;我也是北大子弟,是燕园长期居民。最近,我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头衔———北大旁听生。六十年代初,我小病大养住在家中,曾去旁听过宗白华的中国美学史,可惜只听了一课,他讲的是中国美学的特点:虚和实的关系。又去听了冯至讲歌德,可惜也只听了一课,那次还有组稿任务。没有好好听过冯先生论歌德,始终是我的一个遗憾。我冒昧忝列北大旁听生,量不至有人反对。三所大学都是我的母校,南开去年校庆有专函相邀,可惜我正在医院未能前往;清华图书馆保存着我的毕业论文《论哈代的诗》,也有联系;北大更是多有照顾。一个人有三个母校,可算得是极富有了。也可以说,这是失败成全了我。
  
  我考大学的经历,除了为教育史做了一次见证,还可以反映那时的教育环境是宽松的,考不上清华可以考南开,上了南开也可以转清华,当然都要通过严格的考试。在本校也可以自由转系,因为初入学时也许并不清楚自己的兴趣所在,好几位西南联大哲学系学长都是理科转来的。只有在自由的天地里,鸟儿才能飞翔,才能感受蓝天、放眼碧野,才能嘹亮地歌唱。
  
  忽然想起一位小辈的亲戚曾说,上世纪五十年代她上幼儿园时,常被安排坐在痰盂上,一坐好几个小时。坐着唱歌,唱的歌是:“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看谁立场最坚定。”后来知道,这首儿歌是一项游戏的内容(游戏也够政治化的),被用来对孩子们进行管制。从这样的幼儿园开始(现在当然有所改变),以后再接受格式化的教育,鸟儿的翅膀早退化了,平衡都难以掌握,遑论飞翔。
推荐内容
  1. 为什么小众的东西变成大众的,你就不喜欢
  2. 国营理发店
  3. 土瓦罐。青玉罐
  4. 县城里的中国优发国际
  5. 向西看的那个槛
  6. 红包思维博弈
  7. 历史的温度
  8. 考试失利以后
  9. 是我摧垮了经济
  10. 安慰的真谛
热点内容
  1. 不因摔倒而忘记奔跑
  2. 考试失利以后
  3. 这就是底价
  4. 看书与看人
  5. 《北京折叠》中的社会隐喻
  6. 教养其实跟出身没关系
  7. 人为什么要工作
  8. 穷,但不可以酸
  9. 我们到底要交什么样的朋友
  10. 微信不开
优发国际